当前在线人数1046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中华古典文化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重湖叠巘清嘉
[同主题阅读] [版面: 中华古典文化] [作者:leawolf] , 2007年08月03日12:31:38
leawolf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leawolf (笑嘻嘻的摇头中), 信区: ChineseClassics
标  题: 重湖叠巘清嘉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3 12:31:38 2007)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
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
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嘻嘻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
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这是小时读的第一首柳词望海潮, 在这以前只读过苏词 大江东去 之类. 据说要体会宋
词的好处, 柳词是应该读的. 读诗词是讲缘分的吧,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
里荷花。”觉得很美, 读起来音律节奏也好, 此后一直都很喜欢柳词. 后来看了那个著
名的故事, “少游自会稽入都见东坡,东坡云:“不意别后,公却学柳七作词。”少游
曰:“某虽无学,亦不如是。”东坡曰:“‘销魂当此际’非柳七语乎?”” 有点儿
不忿, 虽然苏大胡子向来我是很景仰的. 东坡老兄,似乎颇对柳永有偏见了. 当然也不
只是他一个, 当时士大夫大多以为柳词俗, 牵涉到所谓词的俗, 雅之辩.  士大夫作词
多抒写”雅人深致”, 即使写艳情也多含蓄委婉, 柳永则用些俗字, 写的通俗浅露. 写
离别, 柳永说, “执手相看泪眼”, “多情自古伤离别”, 而秦少游则说, “念柳外青
骢别后, 水边红袂分时, 怆然暗惊”. 还有一点有意思的, 秦, 柳同是婉约派代表词家
, 对我来说, 秦词感觉是极婉转阴柔的, 近女子口气. 而柳词则刚柔相济,  是男子口
气. (还有李清照,就是本来面目,有阳刚气的一个女子). 感觉好象婉约与豪放派也
是互通的, 两派中的佳作似乎都有这两面之美. 比如最喜欢的柳词,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
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俺留?想佳人妆楼顒望,
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头几句何等萧疏悲壮, 苏东坡也赞赏” 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 另外一则著名故
事, “东坡在玉堂,有幕士善讴,因问:“我词比柳词何如?”对曰:“柳郎中词,只
好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
唱‘大江东去’。”公为之绝倒。”

其实苏东坡还是相当欣赏柳词的, 否则怎么会拿柳词与自己词来比.

柳永作长调, 善铺陈, 常上片写景, 下片抒情. 景致常是秋色, 比如 “水风轻、苹花
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望中酒旆闪闪,一簇烟村,数行霜树”. 也常提到宋
玉悲秋, 所谓”悲哉秋之为气也”, 柳永似乎对秋景, 秋思有特别深刻的感触.  柳词
的经典画面, 是飘泊在外, 潇洒落寞的游子, 与妆楼伫立, 望穿秋水的佳人. 柳永亦算
是少年自负, 却一生凄凉, 有点儿类似李商隐, 只是更多些放荡不羁, 也更加潦倒落魄
. 他那首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
红依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何等骄傲, 狂狷, 可爱. 那个看了着恼的皇帝, 实在是小气啊.

柳永本来亦是与一般读书人一样, 向往着考中进士, 从而用心于仕途经济. 偏偏因为皇
帝记住了他的一首词, 让他只能出入平康之中以求寄托, 也只能自嘲”奉旨填词”. 说
来好玩, 古时候的文人, 都巴不得做官, 为养家糊口也好, 青云之志也好, 而且都自觉
得自己不做官可惜了, 偏诗词写的好的, 做官的本领差, 比如李, 杜. 高适做到节度使
, 算是比较大的了, 可以接济接济文友. 不过这做官的本领似乎是与时俱进, 宋朝的文
人似乎比唐朝强些, 到明朝, 钱谦益王铎之流都做大官, 不过也都是”贰臣传”中人,
陈寅恪说, “…王钱二人, 俱是当时艺术文学大家. 太平之世, 固为润色鸿业之高才,
但危亡之时, 则舍迎降敌师外, 恐别无见长之处”, 实在是太好玩了. 胡说几句,  扯
远了.

柳永后来写的这首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

被皇帝记恨了一把, 经历沧桑, 已经是满怀“萧索”了.

少年游其二, 也是极喜欢的一首,

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夕阳闲淡秋光老,
离思满蘅皋。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兰桡。

写萧疏风景, 落寞心事.

柳词颇多涉及秦楼楚馆, 再加上”众名妓春风吊柳七”的故事, 似乎柳永脱不了一个浪
子之名. 他少年时自负风流才调, “遇良辰,当美景,追欢买笑“ 不过,总觉得他混迹
其中多年, 尤其渐渐老去之后, 也许在那里更象是苏昆生的角色吧. 一生羁旅行役,  
是热闹繁华处一个孤独的身影.常年奔波在外,更多的是无奈, 是”不行无所养, 行去
百忧新”的悲凉."偎红依翠"之外,心中惦记的,是否仍是家中"佳人妆楼顒望"?

柳永晚年写的这首长调, 正可作一生概括. 这首最长的长调, 似乎是散文一样随手写来
,白描出一位疲倦的旅人, 孤馆寒灯, 辗转无眠的样子. “天地者, 万物之逆旅”, 普
通人, 都难免有旅居客寄的感慨吧.

戚氏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江关。飞云黯淡夕阳
间。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湲。
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思绵绵。
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
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长萦绊。
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鸣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
抱影无眠。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244.]

※ 修改:·Microsystem 于 Feb 16 04:28:23 修改本文·[FROM: 69.235.]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